燈塔市教師進修學校

燈塔市教師進修學校

燈塔市教師進修學校

菜單導航
燈塔市教師進修學校 > 教師培訓 > 正文

人何以發生改變

作者: 梅長蘇 更新時間: 2020年02月20日 17:15:52 游覽量: 197

簡述:

疫情蔓延,不能外出。這段時間在家批閱新教育實驗網絡師范學院學員的作業,邊批閱邊思考一個問題:是什么讓一個人真正改變? 有人說,讀書可以讓人改變。這句話,既對也不對

疫情蔓延,不能外出。這段時間在家批閱新教育實驗網絡師范學院學員的作業,邊批閱邊思考一個問題:是什么讓一個人真正改變?

有人說,讀書可以讓人改變。這句話,既對也不對。變化產生的前提,不在于泛泛地讀書,而在于讀什么書,與誰一起讀書。我看到有的教師跟隨專業學習共同體閱讀,氣質變化,生命成長。我也看到許多教師一直在讀流行暢銷書、微信上的文章,不僅沒有變化,反而是越來越“固化”。我原是一個高中語文教師,如果10年前沒有偶然與新教育實驗網絡師范學院相遇,沒有跟著“高人”開啟啃讀經典之旅,很難發生根本性的變化。

近日,我讀美國開國元勛富蘭克林寫的自傳,了解到富蘭克林與許多卓越人物一樣,在成長的青少年時期也有一段大量啃讀經典的過程,“富蘭克林借書閱讀——不僅有沙夫茨伯和柯林斯這樣同時代自由思想家的著作,還有班揚、笛福、洛克、色諾芬等人的作品,以及各種史書和宗教論爭書籍——并模仿倫敦《旁觀者》報上艾狄生和斯梯爾的文章以改進寫作”。這一年,富蘭克林僅14歲。

閱歷能改變人。人是社會化的動物,在怎樣的社會環境中生長,就容易被塑造成怎樣的人。白巖松說:“如果環境和制度是糟糕的,好人也會變成壞人。”換句話說,如果環境和制度是良好的,壞人也會變成好人,說的也是這個道理。我們總是被原生家庭、父母教養方式深深塑造,被從事的職業所刻寫。即使同樣是教師,你是在鄉村學校還是城市學校工作,是在校長崗位還是中層平臺,都影響著自我的精神生命。能跳出環境的影響反觀自我,是人的自由,而這何其難。

習慣能改變人。僅僅靠知曉一些知識,自我是難以有根本性變化的。去年末,我聽了一場醍醐灌頂、腦洞大開的講座。近日,我又在網絡上聽了一遍并做了筆記。然而即使如此,講座知識對我思維和行為的真正影響有多大?幾乎沒有。不過,我去年冬天帶新網師學員一起讀的《靜悄悄的革命》這本書卻不同,不論是在聽課、授課還是聽講座中,我的大腦總會自動冒出“三重對話”“虛假的主體性”“潤澤的教室”“登山型課程”等概念。為什么同樣是知識,影響卻不同?因為學習的習慣不一樣。前者是“講—聽”模式的淺學習,后者是研究性的深度學習。

僅僅有行為還不夠,行為必須“自動化”,即成為習慣,才能較少消耗意志力,讓你將精力聚焦在所學之上。比如,如果早起閱讀的行為成為習慣,早晨一睜眼就會一骨碌爬起來讀書了;如果沒有成為習慣,醒來后就要糾結要不要起床,這就消磨了大量的意志力,哪有精力用在文本中。

新教育實驗網絡師范學院真正要改變人、成長人,也不是通過片面傳授知識(要學習知識,今天的平臺和渠道何其多),而是培養習慣:主動學習的習慣,終身學習的習慣,閱讀的習慣,寫作的習慣,自我管理的習慣,等等。不培養這些不可以嗎?當然可以。問題是,當自我都難以養成習慣時,如何能培養學生?

最近,一則新聞《在方艙醫院讀書的“清流哥”火了,竟是留美博士后》引起許多人關注。在疫情陰云籠罩的病房,身染疾病的留美博士后付先生能淡定從容地閱讀學術著作《政治秩序的起源》,展示了他強大、穩健的精神力量。在新冠肺炎疫情泛濫、內心“兵荒馬亂”的這段時間,我看到許多教師依然每日閱讀寫作,我堅信這種修煉的價值會在未來的歲月中漸漸彰顯。而有的教師,在變動不居的時光中,如浮萍一般缺乏定力,總受外界影響,或浮或沉,或喜或悲,或閑或忙,也就失去了主宰命運的自由。

然而根本上,人(尤其是成人)是很難改變的。

我用10年時間研究教師成長,從事大學教育,從未想過要改變任何人。不僅因為成人無法改變,而且無須改變,更是自己無資格去改變。沒有哪一種性格、興趣是絕對好,也沒有哪一種性格和興趣是絕對不好,關鍵看其如何對待,如何利用。自卑雖然不好,但能激發超越;閱讀雖然好,但脫離實際也容易成為書呆子。根本上,我們每個人都是“病人”,唯有以同情心、同理心去體察他人的內心。特級教師魏勇的一段話說得好,“教育不是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工作,不是一個靈魂對另一個靈魂的改造,教育是一個靈魂對另一個靈魂的撫摸和感知,是以自己的敏銳體察他人的疼痛”。

只有領悟到人的不可改變,才可能改變人。

這種改變,也叫:成為自我。

文章鏈接:http://www.quanqiutex.com/peixun/3307.html

文章標題:人何以發生改變

日本高清2018字幕_深爱激动情网婷婷_琪琪色原网站影音先锋